? 蒲白礦業有限公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煤礦今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單位:蒲白礦業作者:管理員發布時間:2021-05-28 點擊數:196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煤炭工業在國民經濟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。白水煤礦儲量豐富,質地優良,歷來為人們所稱贊。但在舊社會,這寶貴的自然財富,卻成了少數人巧取豪奪,奴役勞動人民的資本。礦工當牛作馬,不僅填不飽肚子,連生命安全也沒有保障,過著人間地獄般的日子。解放后,礦山回到人民的手中,白水煤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我在白水煤礦工作了四十多年,解放前歷任新生煤礦股長、科長、襄理等職務,解放后新生煤礦走上了公私合營和國營化的道路,我又任國營白水煤礦的經理和副礦長等職務,目睹滄桑,撫今追昔,感慨殊深?,F在把白水煤礦的過去扼要介紹一下,使人們明瞭新舊社會天淵之別,更堅定地跟黨走,為四化建設貢獻力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煤開采歷史的記載和傳說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煤炭是什么時候開采的?據白水縣舊縣志上說:清乾隆年間,有煤井230余眼。并說,當時有炭戶頭名目,假稱供應官炭,暗中漁利,乾隆十八年知縣梁善長把這項陋習革除了。還記載說,煤井庸工人入穴取煤,因工傷亡,尸親與煤井主人訴訟,知縣劉令貽斷令井主給棺木銀四兩,布二匹。劉令貽是清康熙年間的白水知縣。這足以說明,白水煤的開采當在清朝以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煤的發現和開采過程,據民間相傳,煤是在白水縣東30里處的洛河溝發現的。當地人民在洛河溝勞動,發現石巖縫中有一層黑色東西,采下來試燒,火力很強,于是人們就從有煤線的石縫中挖洞采煤,用作燃料。除自己用以外,并拿到集市上出售。洞挖深了,繼續挖有困難,就到距離煤洞較近的半坡溝稍平處試鑿豎井采煤,井挖一、二百尺。以后逐漸發展到平原豎井。豎井用木制轆轆絞煤,采煤在當地就成為一種有利可圖的生產事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煤田區域,分為三梁,是渭北黑腰帶。白水縣東阿文村、西固、東固、洛河溝一帶叫作東梁,馮雷鎮一帶叫作中梁,白水縣西河一帶叫作西梁。東西二梁溝坡較多,井淺,平均深度三、四百尺;中梁地勢平坦,井比較深,一般深度四、五百尺,最深的七、八百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沒有鉆探設備,人們只憑經驗和直觀的方法打井。就是從別人井下煤的走向和煤質好壞,來決定自己鑿井的方向和地點。由彼到此,一井一井相繼開鑿。由縣東洛河半坡逐漸西移,到辛亥革命前夕,已西移到馮雷鎮西南前村附近的陵角井(賀家陵)。據這個井的主人講,是1908年鑿成的。即今白水煤礦的官路井,也是按照這種方法,在1918年鑿成的。因為鑿一個豎井,需要很多銀錢,所以煤的開采,就為當時有錢的地富和豪紳所壟斷。勞動人民是沒有財力可以開鑿的,即就是富豪,也往往要幾家聯合起來,才能鑿成一井。幾家聯合鑿井,就由幾家輪流采煤,每家生產一天。工人受井主雇傭,只許給一家干活,沒有去別家干活的自由,是封建性的雇傭勞動關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舊社會煤井主人對工人的殘酷剝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小型手工煤井,生產非常落后,管理也極簡單,但對采煤工人的剝削卻是非常殘酷的。煤井的井主人每天去井口一次。有的是主人親自去,有的是主人覓一親信人員代替自己去,這種人當時被稱為記炭的。他們去井口是為了收取當天賣煤的錢和開發工資,并給當班下井的工人發照明用的燈油。每份燈油10兩(16兩1斤的秤),10兩油一般都用不完,多發一點是井主人對井下工人的一種小恩小惠,目的是讓工人嘗一點甜頭,給主人多干活。出的煤多,主人就賺的錢多。用剩的殘油和工人多生產的煤比起來,那是微不足道的。井下照明的燈,形狀象雞,故名雞兒燈,是當地瓷窯的產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煤井工人下井的勞動時間,規定每班為24小時。每天中午太陽端頂時(中午12點),井下工人上下換班。每班下井工人只有 10余人,包括采煤的镢手工、裝煤的岸手工、運煤的拉筐工和清理巷道兼做雜事的老活工等;井上有提升的絞把工和賣煤的锨把等。絞把工每班12人,每兩組輪換工作,每絞12繩為一棒,輪換休息,每繩絞三個小籠,共重六、七十斤。每天晝夜不息,24小時約能生產煤10噸左右。當锨把的負責賣煤,兼管煤井的日常事務。煤井上還有稱作老阿長的,是土煤窯上的技術工,他每隔幾天下井檢查一次。他的權威很大,工人得絕對聽從,甚至可以隨便用繩子和棍棒捆打工人。井主對老阿長拉攏利用,除給工資外,逢年過節還給送禮,為的是讓他嚴格督促工人多出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人的工資沒有定數,即所謂出煤多,掙的也多,其實,每天工作面出的煤和當天賣出的煤,并沒有什么聯系,而井主人是以當天賣的錢多,就以為出的煤多。按一般情況,每繩可提升 60一70斤煤,如果那一天顧主多了,井主人或锨把給井下裝籠的工人打個暗號,籠就裝不滿了,每繩降到40—50斤,甚至30—40斤,卻按60—70斤給買主計算煤價,這樣多賺的錢,井主給工人多分幾個工資,絕大部分都落到井主的腰包里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煤井對來買煤的顧主,是看人行事的,有所謂白腿車和黑腿車之別。白腿車指的是偶而到礦上來買一次煤的農民,提锨把的見了這種車,就大耍欺詐手段,打暗號給井下,不叫籠裝滿,大減每繩的重量。所謂黑腿車,就是經常到礦上拉煤到別處販賣的車,煤井為了拉住這些買主,好多銷煤,就打暗號給井下,籠就裝的特別滿,而且多裝塊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煤井主人為了控制井下工人,不惜用鴉片煙來毒害工人。井主有意讓工人吸上煙癮,爾后就用鴉片煙作價開付工資。工人沾染了吸毒惡習,煙癮發了,沒錢買煙就要受痛苦。為了過煙癮,工人就得給井主人拼命干活。井主人和煙房子互相勾結,8分錢的煙棒子,發給井下工人就抵1角,井主人坐收其利,殘酷剝削工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舊煤井的工人,還有許多無償的負擔,例如要給井主人和官府衙門供煤。當時規定:每班工人得給井主人無代價地出600斤煤。給山主(井口所在地的主人)出500斤煤。官府也規定,每個井口,每班工人,每一個季度要無代價地給縣衙門供應官炭2000斤,一個井口是4個班,即每個井口每季度要供應官炭8000斤。那時全礦區約有40個井口生產,因此每季度煤井工人被官敲詐 160噸,全年640噸。這種封建陋規,延續了很長時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井主只圖多出煤,多賺錢,對井下工人的安全是毫不注意的。他們為了降低成本,多得幾個錢,煤巷里連木柱也不支,對層出不窮的傷亡事故,歸之于神不保佑,散布求神保佑的辦法,來麻醉工人。各井主集資在馮雷鎮西邊修建了一座山神廟,每年陰歷的3月和10月的中旬,要演戲兩次,祈禱山神保佑工人平安。每逢演戲,各煤礦的主人均到場,殺豬宰羊,大吃大喝,大肆鋪張浪費。他們還假惺惺地舉行三跪九叩禮,祈求山神保佑工人平安。這種迷信活動,不獨對工人的安全毫無保障,反有欺騙作用,使工人們發生錯覺,似乎井主人很關心他們。實際上,井主人對工人的安全漠不關心,工人死了,井主只給少得可憐的一點命價,且因人而異,家屬利害一點的,不好惹,就多給一點。有的井主人有軍閥和權貴作后臺,死者家屬不敢得罪井主,給的錢就更少。據老工人說,每當下井死了人,井主為了達到少付命價的目的,往往采取極不人道的作法,把死者尸體倒吊著,吊到半井筒,借口命價沒有說好,而不向上吊。使死者的親人目睹傷心,為了乞求把自己親屬的尸體趕快吊上來,寧肯少要命價??梢?,井主的心腸多么狠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井主對傷亡事故處理的不公道,也往往會激起煤井工人的反抗。這時,工人就采取停止生產的辦法來懲罰井主人。工人大伙都停止工作,離開煤井,走進附近的市鎮飯館里,大吃大喝一頓。井主人懾于眾怒難犯,不管吃喝花了多少錢,都得全都照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水新生煤礦的開辦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6年,西安和白水的地方人士韓仲魯、徐裕如、劉楚材、王子中、李象九、李子余、田一明、劉子威等人,集資成立白水新生煤礦股份有限公司,開辦新生煤礦。當時籌集的股金為3萬元,由河南新鄉萬順鐵工廠購回半噸絞車一部,三節立式蒸汽鍋爐一座,正準備安裝生產,卻遇到當地一些土煤窯主的反對。他們害怕安裝機器生產后,會損害自己的利益。因此,機器久久不能安裝。后經過再三協商,始達成協議,準將小煤井主開采的陵角井作價8000元,杏樹底井也作價8000元,作為對新生煤礦的投資。因而,新生煤礦就在賀家陵角井口安裝絞車、鍋爐。1937年1月設備安裝竣工,即投入生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開始生產時,管理機構比較簡陋。礦廠設經理、協理,下設事務、會計、工程三股,負責推動全盤工作。西安設董事會,討論決定礦廠重要事務,指導生產。董事會設董事長、常務董事、董事、監察等。經理和協理由董事會任用,貫徹執行董事會的決定,負責礦廠的生產管理工作。董事會每年召開股東大會一次,在股東大會上報告礦廠一年來生產和營業情況,并選舉下屆董、監事。礦廠每月都得向董事會匯報生產情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7年1月新生礦開始生產時,仍雇用原小煤窯下井的工人,生產的時間由原來每班24小時改為12小時。提升的設備雖有半噸的絞車,因井筒太小,裝煤的荊條籠每籠只能裝100斤,遠不能發揮絞車的作用。每班下井工人20—30人不等,日產煤30— 40噸。每工每日工資1.50元,當時可買小麥一斗。礦廠沒有技術人員,仍靠略懂土法采煤的老阿長指導生產。老阿長習慣于舊的一套,不懂新的生產方法,因此常和管理人員鬧矛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井下采煤用尖镢挖,產量低,出力大。沒有分掘進和采煤的工序,是一攬子采煤法。巷道運煤,是在四輪小車上放個長方形荊條筐靠人力向外拉運。井下巷道有一段中間高、兩頭低,工人叫它雞兒架。因兩面的坡度很陡,工人拉煤過雞兒架,不僅費力,而且極不安全。上坡時得手拉住繩往上爬,下坡時又得用肩膀把筐扛住慢慢向下放。后在工人的建議下,把雞兒架鑿平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井下采煤,還不敢放炮,因本地工人還沒有掌握放炮炸煤的技術。只得因循守舊,用尖镢一點一點挖。井下雖有通風巷道,由于不重視通風工作,風道經常失修,起不到通風的作用,工作面空氣很熱,熱得人喘不過氣來,工人光著身子干活。井下照明,開始用的還是雞兒燈,每工每人發老秤6兩油,3錢棉花做燈捻子,組長發12兩油。拉筐工把燈頂在額頭上,在額旁邊還別一個薄竹板板,作刮汗水用。實行包工制后,雞兒燈改為錫鐵皮做的圓胡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生煤礦陵角井做工的工人,都是附近農村的人,因此不需要給工人準備食宿的地方。1938年實行包工制后,外地來的工人多了,就在礦廠附近打了一些土窯洞,作為工人食宿的地方。作飯的炊事員,礦廠不管,是工人自理。這種大窯洞,叫做大庵,由一位組長負責管理。初辦時沒有澡塘,僅在舊井后的小把窯內設置了幾個大盆,供工人洗澡,因盆小水少,洗不干凈,工人意見很大,礦區限于水的困難,遲遲不能改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,新生煤礦初辦階段,從生產到生活,一切都是沿襲舊的一套傳統作法,除添設了一臺絞車和鍋爐外,其他和土窯采煤沒有什么區別。就是工人上下井筒,由于工人害怕絞車不安全也不敢坐,依然從杏樹底井筒坐人絞的轤轆上下,到后來膽大的工人試著坐蒸汽絞車上下,感到很安全,才終于把人絞轤轆停止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生煤礦的擴建和生產的初步發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侵占東北,關外許多煤礦落入敵手,國內煤的供應已趨緊張,迨至“七七”事變,全面抗戰開始后,煤更為緊張。陜西由于沿海工廠的遷入,小規模的煤炭生產,就遠遠不能適應形勢的需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7年秋,新生煤礦決定擴大井筒,爭取多出煤,既是為了支援抗戰,也是為了本身的發展,好多賺錢。擴大井筒的工程,到1938年竣工,生產逐漸發展,外地來的工人也多了,其中有會放炮炸煤的技術工人,采煤工序改進了一步。放炮炸煤的效率比用尖镢挖高多了,但打眼時仍要出大力,且很講究技術,技術高打的眼炸出的煤多。放炮沒有電線,是用炮捻子,人工用火點炮捻子,放炮工躲避不及,就會發生傷亡事故。有一次鑿井筒,工人把炮捻子點燃了,叫上邊趕快開絞車,不幸絞車出了故障,開不動,結果放炮工人被炸死。以后改用放炮器放炮,才比較安全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井筒擴大了,為了提高出煤率,將0.5噸的絞車改為0.75噸的絞車,蒸汽鍋爐由3節立式改裝為4節臥式。裝煤的荊條筐改為鐵翻罐。日產量逐漸增加,達到70—100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礦廠管理機構也擴大了。原來的事務股改為總務科,會計、工程股也改為科,并增設了營業科、醫務所、礦警隊。礦警隊初設時有10余人,后發展到30余人,有長短槍30多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日本帝國主義的大舉入侵,潼關外煤炭不能順利運進陜西,嚴重影響了陜西各工廠的生產。國民黨不得不開始對新生煤礦重視起來,以便解決西安各工廠的生產用煤問題。1937年下半年,國民黨政府派鐵道兵團籌建渭南至白水新生煤礦的輕便鐵道。1938年夏,輕便鐵道修到白堤,距新生煤礦尚有10多里,因隔個大溝,工程比較大,一時難以修通。新生煤礦在白堤購地6畝,雇馬車把煤運到白堤,裝車后再由輕便鐵道運到渭南、西安。1939年上半年,輕便鐵道終于修到新生煤礦井口,因此日運量由50多噸增加到100噸。這對支援西安各工廠的生產,的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1938年下半年起,新生煤礦所產之煤,完全由國民黨政府陜西省煤炭統銷處統購,不準許礦廠自己銷售,這給煤礦帶來極大的損失。因為統銷處訂購新生煤礦的煤,是一年訂一次合同,簽訂合同時的煤價每噸6元,當時并不賠本。但不久,因通貨膨脹,物價暴漲,生產煤的成本早已超過6元了,而煤價仍不許動,結果礦廠賠本。雖幾經交涉,始允許每噸增加1元,但物價仍繼續上漲,煤價卻不許再變動了。這對新生煤礦的發展,造成極大的障礙。經營無利可圖,生產卻要發展,只得再集股金,竭力維持。先增資到5萬元,仍感不足,又增加到8萬元,最后增加到15萬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8年下半年,新生煤礦的生產方式有所改變,把原雇用的農村工人,由礦廠負責安排,生產改為包工制。生產工人改由包工處從河南等地招來,而包工處不屬于礦廠的機構。由礦廠與包工處訂立合同,每出一噸煤,礦廠付給若干元,除大型材料(如木柱、機械設備等)由礦廠負責供應外,其他一切生產開支(如炸藥、雷管、清油、洋鎬、鎯頭等小件工具)和工人工資,概由包工處負責。包工處設包工頭、副包工、總管、老板、監工等。老板和監工雖然下井,但不干活,只是在井下監督生產。這是礦廠為了省事和應付物價的暴漲而采取的生產方式。這種方式只使工人身受多重剝削,而對煤礦的科學生產和管理毫無好處。實行包工制以后,采煤完全變成掠奪式的采煤法。什么地方好采,就去什么地方采,怎么采挖有利,就怎么采挖,只圖賺錢,完全不考慮礦井的壽命。不幾年功夫,新生礦陵角井下好采處的煤就采完了,煤沒有采盡,造成了煤炭資源的極大浪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維持新生煤礦的生產,只得另開新井。于是在陵角井西南400米處另鑿一井,把這個井叫做二廠,把陵角井叫做一廠。一廠到1944年停產,利用這個廠的廠房辦了一所職工子弟學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廠鑿井工程,于1940年4月動工,1943年基本竣工,到 1944年3月才正式投產。投產的設備,有90匹馬力蒸汽絞車一部, 4節和6節臥式鍋爐各一座,裝煤工具由鐵翻罐改為木車,每車裝350公斤,日產量為150~160噸。此井原設計日產量為500噸,由于設備限制,管理不善,始終未達到設計能力,也未能充分發揮90匹馬力蒸汽絞車的作用。這個新井,由于包工處只圖賺錢,亂挖亂采,不幾年功夫,一個好端端的礦井,就幾乎無法采煤了。于是又決定在官路另鑿新井,稱為三廠。1947年春動工開鑿,工程未完成,同年秋白水縣就解放了。此后,新生煤礦進入了一個新的時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期間,由于物價飛漲,法幣貶值,工人生活受到極大影響。工人每日的工資,月初可買6、7升麥子,到月底只能買 l、2升麥子。因此,新生煤礦職工的工資改為按煤計算,月終開支時,按當時煤的價格計算工資額。但是,物價是一漲再漲,縱然這樣,吃虧的還是職工。生產的發展,絲毫沒有改善工人的生活狀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種社會勢力對新生煤礦的勒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別令人氣憤的是,國民黨統治時期,有勢力的各種人物,無不把手伸向新生煤礦,制造種種藉口,肆意敲詐勒索。僅就我記得的幾件事,記述如下,以見一斑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?)因為抗戰,經常要征兵,這就給國民黨師管區和縣兵役科以征兵相要挾而乘機勒索的機會。有一天,蒲城師管區一個王司令親自到礦,要新生煤礦把5天出的煤折價全部賣給他,否則就要在職工中征兵。礦廠負責人在威逼之下,只得接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?)白水縣兵役科長的小舅子,利用姐丈的權勢,來到新生煤礦,揚言要在工人中征兵。礦廠負責人不敢得罪,拉開麻將牌桌,并叫會計科先給他送上幾百元,作為賭資,又暗中叮嚀陪他打牌的人,只準輸不準贏。結果他滿載而歸,征兵之事也一句不提就走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?)渭北輕便鐵道運新生礦的煤炭,規定每月給鐵路上所謂高級人員每人一噸優待煤,付的是煤末價,要的是大塊煤,每月礦廠得損失100多噸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?)新生煤礦由渭南給西安幾個工廠運塊煤,在渭南裝車,份量也夠,但到西安過磅,40噸車皮的煤,往往短少3—4噸。有人給新生礦駐西安的負責人透了一個消息,說各工廠都給車站過磅人員行了賄,過磅時故意壓低重量。因此,以后新生煤礦就給西安車站的過磅人員按時送幾條好香煙,這樣不僅不短數了,往往每個車皮反多出3~4噸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?)稅收人員常駐在礦廠,礦廠負責人為了少繳納稅款,就給稅收人員行賄,以多報少,壓低日產量,少交稅款。這種營私舞弊的行為,當時美其名曰:“各得其所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戰爭時期,國民黨的政治更加腐敗,公職人員貪污成風,敲詐勒索更是常事。白水縣的國民黨軍政黨特人員,幾乎是隔幾天就成群結隊地到新生煤礦來吃喝玩樂。那時,礦廠負責人一見這伙人,阿諛奉承,無微不至,打牌、抽煙、喝酒,揮霍浪費驚人。每月光這項招待,就得耗費幾百噸煤的錢。礦廠負責人企圖以奉承拉攏保住企業的命運,結果適得其反,新生礦被搞得七瘡八孔,氣息奄奄,朝不保夕。1948年夏,國民黨的飛機狂轟濫炸,炸死一個來礦區買煤的無辜農民和許多牲畜,礦上也有一人受傷,嚇得群眾不敢再來買煤,使礦區營業大受影響。胡宗南軍乘我解放軍臨時北移,竄到礦廠,誣賴兩個工作人員是共產黨,硬要拉走,并揚言當場給這兩個人上非刑。礦上負責人不忍這兩個工作人員無辜受酷刑,只得忍氣吞聲被敲詐去法幣11億元了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民黨不僅在經濟上摧殘新生煤礦,在政治上也嚴酷地控制新生煤礦。它們在礦廠里成立了許多組織,有國民黨的區分部和三青團的區分隊,還有一貫道的活動。這些組織的骨干分子,借口防止職工中的所謂異黨活動,肆意欺壓工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7年9月,白水第一次解放;1948年秋,完全解放。黨派以宋炳祥同志為組長的工作組進駐新生煤礦,向職工群眾講明黨對民族工商業的政策,勉勵大家努力生產,支援解放戰爭,并貼出保護民族工商業的標語,安定了人心。工作組還協助礦廠管理部門恢復生產,改善經營管理。在黨的領導下,工人工作時間改為10小時,并取消了包工制,改善采煤方法,首先使原來幾乎無法再生產的二廠獲得了新生。1950年春,中共白水縣委楊建舟書記親自到煤礦視察,幫助礦廠解決了許多自身無法解決的問題,生產營業日趨好轉。全廠職工群眾感動地說:共產黨挽救了這個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。兾魇≌f供稿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西北近代工業》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码亚洲一本aa午夜在线观看,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宗合,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,在线人成视频播放午夜福利,亚洲